求职招聘 旅游资讯  家居生活
化工资讯 美食资讯 人工智能 
健康资讯 医疗资讯 趣闻趣事 明星资讯
综艺频道 戏剧歌舞 灯饰资讯 航空资讯
电脑资讯
电商资讯
 
为什么说真正的机器人除了大脑还需要一个“身体”
http://yinhely.cn  2020-08-08 05:54:11  

为什么说真正的机器人除了大脑还需要一个“身体”

【3月24日消息】我们已经给计算机带来了智能,但要实现真正智能的机器,我们也需要把我们的身体借给它们。

目前,计算机无处不在,得益于互联网,它们已经渗透到我们的个人、社会和政治生活中。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发展,它们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但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简单来说,越来越多地信任我们的机器是一个问题。比起普通人甚至受过教育的人不是很了解计算机,要紧的是计算机并不是很了解人类。

机器越来越多地在没有人类提供来自现实世界的信息的情况下处理现实世界的各种问题,这极大地影响了它们为社会做出良性贡献的能力,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在我们——工程师、技术专家、社会学家、记者、伦理学家以及我们所有人中讨论、设计、研究和构建计算设备的方式上做出巨大的转变。

现在,我们需要赋予它们一个智慧的化身。

大约十年前的一天早上,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能走路了,由于长时间在电脑前工作,我患上了慢性的腰背和臀部疾病,大学毕业几年后,这些症状达到了最严重的程度,为什么我使用科技会伤害我的身体呢?

长期的慢性疼痛管理激发了我对人与科技之间的关系的兴趣。这最终催生了纽约大学的交互式通信项目,我最近在那里完成了为期三年的身体与计算交叉领域的实验和研究。

在纽约大学,我创造了交互式性能和创造性的工具,我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学得越多,我就越能理解人们和现实世界互动与他们和虚拟世界互动之间的巨大鸿沟,我开始认识到我很久以前就意识到的东西:总的来说,计算领域关注的是大脑,而忽略了身体,这一点影响到我们的身体、精神和社会福利。

不一定要那样,不想那些抽象的概念,先来想象一下不远的将来的一个周四上午。

你的闹钟响了,一觉醒来,你感到神清气爽。你睡醒的时间比你设想的要晚一个小时,但你不必担忧。闹钟知道你的睡眠模式,当你完成你的睡眠周期时,它就会响起;你的日历已经因应你多睡的时间进行重新调整。饿了,你去到厨房,在那里,你的食品杂货配送已经根据你的生理状况、一年中的时间和即将到来的周末计划进行了优化。你洗完澡,穿好衣服,然后走向外面的无人驾驶汽车,那辆车正好能及时到达送你去上班。在路上,你舒服地靠坐在座椅上,浏览一些专栏文章和当地初选投票方面的政策文件。你的手腕上近乎无法察觉的腕带可以让你的手指控制隐形眼镜上的图像,你也可以通过耳后的一个微型监听设备控制声音。你的智能操作系统已经收集了你昨晚要求的所有东西,核查了它的真实性和可信度,并为你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视听简报。你通过语音完成投票,然后用你独特的手势签名。

这里有每个科技乐观主义者的灵感源泉: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科技无缝地融入我们生活,让我们变得更有工作效率,生活更加平衡;在不影响我们日常生活、不影响我们做有意义工作的能力、不影响我们与所爱之人共度时光的情况下,赋予我们超能力,让我们变得更好,无论是作为个体还是集体。

诚然,如果说我们在与科技之间的关系中没有学到某样东西的话,那就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影响和应用——并不是所有的影响和应用都是美好的。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是每个科幻作家的灵感源泉,想象反乌托邦的基础。

乌托邦式的愿景依赖于基于每个用户和整个社会的最大利益来运作的技术。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比被普遍认识到的技术被滥用的可能性更难想象。尽管如此,让我们暂且保持乐观。想象一下,我们想要开始朝着科技乌托邦的方向努力。我们如何才能理解一个用户的最大利益呢?

传统的设计智慧建议我们研究用户,研究她的行为,研究她的需求。

今天的计算机将用户归结为一组通过键盘和鼠标输入的不连贯的使用数字,也许是一个二维网络摄像头。但用户十分复杂。得益于人类数十亿年进化学习的成果,用户可瞬间处理和存储来自多种感官的信息,每秒钟进行多次处理。然后,她根据这些数据来做出个人和社会方面的决策。

如果我们想要实现一个科技乌托邦——让电脑在我们的个人和共同生活中扮演可靠的角色——我们需要帮助电脑变得更像人类一样思考。我们已经给予了他们我们人类的思想。我们现在也需要把我们的身体借给他们。

以下是可帮助我们往这一方向推进的一些建议。

#全面定义用户

上世纪90年代,唐·诺曼(Don Norman)在苹果公司发明了“用户体验设计”一词,因为他觉得设计领域缺乏语言来涵盖一个人使用系统的体验的“方方面面”。从那以后,他第一个承认,“用户体验设计”这个词已经被过度使用了,而这个概念却还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大多数的设计仍然过于狭隘地定义“用户”——只是考虑她试图执行的脑力任务,但很少或根本不考虑她的身体。结果就是给用户带来数小时之久的离身计算时间,而且常常会带来身体、自尊、生产力和社交技能方面的伤害。

有些人可能会说,解决这个问题就是硬件设计师的职责所在。这不是废话吗?

软件开发者为数十亿用户设计即时的体验。尽管这些开发者是在硬件的范畴内工作,但是他们有很大的灵活性。例如,Facebook选择设计一个无穷无尽的信息流,让人们长时间沉迷其中。它本可以设计一个三分钟内结束的信息流,然后鼓励用户停止看手机,抬起头来,或者活动活动一下颈部,又或者出去散步。在如今由广告驱动的网络环境中,这听起来很奇怪,但社交媒体用户更喜欢可培养健康行为的应用,而不是容易让人上瘾的应用。

如今,我们重塑我们的脸来迎合二维相机,扭曲我们的脊椎来手机上网,选择玩手机而迟迟不去睡觉。在设计未来数字体验时,这些负面影响必须是软硬件开发者优先考虑的问题。假装科技与身体、精神和社会康乐不存在紧密联系,不仅是脱离现实,而且是十分危险的。

要变得将用户视作完完整整的人,需要付出一番功夫。具身化如何影响用户的需求和能力呢?听觉、视觉、说话、感觉、味觉和嗅觉如何影响他们完成任务的欲望和能力呢?在当前计算会话以外,任务如何随用户转移?当你从用户全天24小时的整体角度思考时,用户体验是什么样子的?设计师如何识别和调解个体之间看似无限的多样性?

1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