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城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汶川地震遇难教师之女寻人:谁知我妈妈怎么死的
http://yinhely.cn  2019/11/14 7:37:48  

  往事历历在目,刺痛、温暖,也拯救着她。有一个问题,她好多年都没得到答案,那就是,妈妈到底是怎么死去的?

  “九年了,我想妈妈”。

  在2017年5月11日深夜发出的一则寻人启事中,20岁的张丹玥这样写道。

  九年前,5?12地震发生时,张丹玥的母亲、北川中学老师彭建在给高二五班上政治课,地动、楼塌,她的遗体在废墟中埋了四天,才被家人找到。

  当时读小学六年级的张丹玥也受了伤,直接被送到绵阳,她再也没见过妈妈。

  九年过去,失去伴侣的人们,有的再婚了;失去孩子的父母,有的又孕育了新的生命。但失去母亲的孩子,不可能再有一个妈妈了。

  震后父亲再婚,她在舅舅家长大。她形容没有妈妈的日子,是“每一次因思念留下的泪水,都告诉我,没有她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

  往事历历在目,刺痛、温暖,也拯救着她。有一个问题,她好多年都没得到答案,那就是,妈妈到底是怎么死去的?

  她决定找到当时在母亲课上的学生。昨夜,这条寻人的微博通过账号@逝者如斯夫dead发布,截至这条稿件发布前的10分钟,已经获得了48233次转发。

  今天下午,张丹玥见到了当时在教室里的学生代国宏,他告诉张丹玥,彭老师当时很镇定,地板扯开口子,一瞬间她掉下去,没有痛苦。

  “我想知道,妈妈时当场就没了吗?还是和他心爱的学生们埋在一起慢慢停止了呼吸?甚至,他最后的模样是否完好?妈妈最后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当时的学生才知道。”

  ——张丹玥

  在一瞬间死去,没有痛苦,多好呢

  剥洋葱:你是怎么想到要写这个寻人启事?

  张丹玥:每年一到五月,我就忍不住要在网上搜和北川中学相关的信息。那种情绪,一到这个时候就躲不开。今年我有了微博,在微博上搜关于北川中学的信息,看到去年这个微博账号发过一篇关于一个北川中学老师的文章。就想能不能通过它去找人。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妈妈到底是怎么去世的。

  剥洋葱:此前这些年,你也一直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张丹玥:我听到过一个版本,说她当时躲在讲台下面。地震时我太小了,才11岁,不知道这个说法是真是假。但是我想,只要找到当时课堂上的学生,他们一定知道。

  剥洋葱:那篇公开信,你写了多久?

  张丹玥:很多当时的回忆,其实是从我以前写给妈妈的信里面摘取的。但是我不敢写太细,不敢提了,这对我、对读者,都是一种刺激。

  剥洋葱:公开信发出来之后,都有谁联系你?

  张丹玥:好多我妈妈的学生,我以前的小学同学,甚至还有我家以前的亲戚,地震时我们失散了。我觉得很意外。当时那个账号的编辑跟我说,让我做好准备,可能什么也找不到。

  剥洋葱:妈妈的学生都说了什么?

  张丹玥:有个叫代国宏的哥哥说,我了解你妈妈,她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当时课上他们都有点慌,我妈把手举起来做了一个手势,让大家安静,没有什么,不要怕。她走出教室看了下,没什么动静,就快步走回来,重新拿起了书和粉笔。脚面开了一条缝,她掉下去了。当时他们都喊我妈的名字,但是没有回音。

  剥洋葱:你听了什么感觉?

  张丹玥:我希望如那个哥哥所说的,一瞬间,没有痛苦。如果我的妈妈,我的外公外婆,都是在一瞬间,像做梦一样死去了,没有痛苦,多好呢。

  “北川中学在地震中共遇难40位老师,很多老师真的很伟大,所以我觉得他们也该被记住,不该被忘记。”

  ——张丹玥

  她在教室里上晚自习,我就在教室外面哭

  剥洋葱:你记忆里,那天的北川是什么样子?

  张丹玥:那天外婆在检察院边上的家,外公在文化馆,妈妈在北川中学,他们都不在了。

  我和同学在空地上坐了整整一夜,一晚上都在余震,黑暗中都听见山在垮。5月21号之后北川就封城了,北川就一个活人都没有了,就是一座死城了。在高温消毒。北川老县城是不可能重建的,因为那里太惨了。

  剥洋葱:你对妈妈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张丹玥:那天早上,我去上学,她去上班,我俩好像没怎么没有说话。我对她最后的记忆,是一个背影,她绾了一个髻,一如平常,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剥洋葱:之后你就没有再见到她了?

  张丹玥:我在学校被压住,自己逃出来了。经过北川中学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冲进去找我妈妈,但是我爸拉住了我,我被送到了绵阳,被送到了成都,最后到了绵竹。过了几个月之后才回去。

  剥洋葱:小时候你眼里的妈妈是什么样子?

  张丹玥:她一直很忙,我还记得她跟我说过,我两三岁的时候,她就带着我去班上。她在教室里面上晚自习,我就在教室外面哭。她就说,同学们先上个自习,我去陪陪我女儿。如果她要带我,我就一定在学校。所以我对北川中学感情很深。

  剥洋葱:她和她学生的关系怎么样?

  张丹玥:她很爱她的学生,总带他们来我家吃饭,给他们拿钱。他们都叫她彭妈妈。那时候我想养蚕,有个姐姐家里是养蚕的,就会给我带几条。那种师生间的爱,都是很深很深的。

  剥洋葱:你现在闭上眼睛,还能准确回忆起北川中学的全景吗?

  张丹玥:进门之后是一栋楼,我们以前就住在这里,岔路口往前走,是一栋家属楼,我的好朋友就住在那里,小时候很多和我一起打乒乓球的小伙伴都死了。

  还记得那个崭新的塑胶跑道,我妈当时说,再过几天就可以用了。还没用过。

  “她(妈妈)不能看见我一点点长大,不能听我诉说自己微妙的心情,不能在我无助时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不能在我受欺负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不能和我手挽手去逛街,不能半夜来为我盖上被我踢掉的被子,不能在我害怕的时候安慰我说不要怕。她什么都不能做。她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留给我的只是几张照片和无尽的思念。”

  ——张丹玥

  如果父母都在,我宁愿没有脚

  剥洋葱:妈妈现在有墓碑吗?

  张丹玥:没有坟墓,北川中学现在是一座巨大的山,一到春天,山上开满了花。我们都去山上上坟,山上都是大家烧的纸。其实明明有专门立的碑,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去碑前面,因为人就埋在山里。

  剥洋葱:这些年,会经常回去看她吗?

  张丹玥:一般过年会回去,但是512那天我是不愿意回去的。我上中学的时候,长辈们也不带我回去。有一次我回去了,我想哭,在他们身边我又不能哭,都折磨。直到去年512,我梦见我外公让我回去看他们。我才第一次回去。

  剥洋葱:你现在身边还有妈妈的东西吗?

  张丹玥:我爸当时回去拿了几本相册出来。我上大学拿了两张出来,一张是外公外婆抱着很小很小的我,一张是我妈一个人,我就把它们当在一个相框里,放在寝室的书架上面。

  有的同学,身上有妈妈的链子。还有的,至少听过妈妈死前的遗言。还有个同学,当时脚被截断了,之后一直用假肢,但是她父母都在,现在过得挺幸福的。其实我觉得,我宁愿没有脚……

  剥洋葱:你觉得妈妈留给你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张丹玥:爱呀。今天那个哥哥就说,我妈妈留给他最珍贵的是一个好的习惯和品质,有了这些,其实你什么都可以拥有。但我觉得是爱,我知道她是很爱我的,所以我也会更加珍惜和感激别人的爱。就像她那么对她的学生,她的学生才会那么回报她。

  剥洋葱:所以这是你想要去做一名老师的原因?

  张丹玥:我刚开始是很抗拒当老师的。我太喜欢北川中学了,喜欢那里的人,北川中学遇难的四十多位老师,基本都是我认识的。所以我很难受,很抗拒。

  但是我今天问我妈妈那些学生,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他们说,当老师啊,走你妈妈走过的路啊。我好感动。这条路也是我自己选的。我想把妈妈走过的路延续下去。


相关阅读:
吉二代 https://www.jianke.com/a/20180605/5308383.html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